幻夜 – 魔女第二站 [剧情泄露]

本文包含严重的剧情泄露,不仅含有对东野圭吾《幻夜》一书的剧情泄露,同时还含有大量涉及了东野圭吾《白夜行》一书的内容。害怕剧泄的请纷纷退散。

再贴一次封面,隔开正文

剧情泄露 spoiler alert

《幻夜》是作为《白夜行》的姐妹篇出现的,如果读过两篇的正文就会对两本书之间的关系有更深刻的理解。从标题上看,也可以明白《白夜行》说的是,即使是白天,也会感觉如黑夜一般,没有光明,太阳也照不透的黑暗。在这样的白夜之中艰难行走是《白夜行》一书的主线。而《幻夜》则在白夜的基础之上,更加魔幻,已经完全堕入黑夜,如魔幻般的深黑夜幕,完美迷人,充满无限未知的无尽黑暗,如此的黑暗幻夜就是《幻夜》一书的终点站。

魔女的第二站

《白夜行》中的唐泽雪穗是因为一次无情的案件,使得她在自己悲凉的命运指示下走向了魔女的道路。如果说《白夜行》算得上是魔女第一站的话,《幻夜》则毫无疑问的是继续了《白夜行》的深度,完全是为了自己的目的,走上了魔女道路的美冬则在魔性上完全超越了雪穗,《幻夜》毫无疑问的可以称得上是魔女的第二站。其实,大部分人都认为,美冬其实就是雪穗。确实,很多证据都指向这一点,虽然,作者并没有完全的说情。然而,也没有必要说清,只要在魔性的程度上,能够理解到美冬其实是胜过雪穗,甚至是完全从雪穗的基础之上走过来的对于理解本书的内涵就已经足够了。(如果承认美冬就是雪穗的话/或者受到雪穗的影响 – 这是两种主流理解)

具有魔性的女人

这种魔性确实是在很多人身上确实存在着的,说实话,看到美冬这个名字,就让人能感受到那种不敢直视的魔艳之美(当然这玩意因人而异)。美冬是具有魔性的,她魔幻般的吸引力迷幻着所有人,抛开雅也这个苦命男不说,就算是加藤也不能逃过她的魔力。其实,从很多意义上,加藤和雅也完全没有区别,这也是为何作者最后要设定两个人同归于尽的一个结局。加藤虽然没有被美冬所利用,但是,他依然被美冬所吸引,并独自调查美冬的案件。加藤也会认为,美冬这个案件,只能由他来侦破,美冬的画皮只有他一个人有权利揭开。这种心态,与雅也毫无区别,因此,最后两个人也只能落得个共同消亡的下场。

东野笔下,魔性女人很多,而这一位,是已经达到巅峰的。《幻夜》的结局是东野作品中比较含蓄的,《白夜行》中由于太阳的熄灭,雪穗的结局虽然没有写明,也依然凄惨。然而,在《幻夜》中,美冬的结局是接近完美的魔女结局,最终魔女的魔法将一切都罩住,魔幻之夜在千禧年终于完全构成。在东野作品中,美冬是第一个没有心的人物,东野作品中大部分的任务都会有自己的核心价值,或者所追求,所爱的东西。甚至是所怜悯的东西。然而,美冬则没有,或者可以说美冬追求的并不是那么具体的东西,或者说美冬追求的只有自己,而且还是一个逐渐变化的自己。即使是自己,如果有另自己不满的地方,也会毫无保留的抛弃。自己生活中不满意的每一部分都可以随意的抹杀。只有这种心态的人,才能成为真正魔女。也正是这种完全的魔性,带给美冬无限的吸引力。(其实都是胡扯,男人更多的还是因为美色而上钩吧)

罪恶之花的逐渐展开,东野虐系作品巅峰之作

如果说《白夜行》是讲述,罪恶是如果从一颗罪恶的种子,最终产生罪恶的果实的话。它所重视的,就是果实成熟的时候,让人看到果实中深重的罪恶,以及罪恶种子的渊源。白夜行中的恶意是爆发性的,虽然在前半段充满阴霾的环境中孕育,然而最终的绝大部分能量都在最后阶段爆发。然而《幻夜》于此不同,幻夜的罪恶之花从一开始就已经结好,整篇故事都是在逐渐地展开罪恶,恶意在一层一层的演进,读者可以得到几乎最先的信息,很快就能猜出案情的原因,正因为如此,犯罪背后深刻的恶意渗透了每一页纸面。魔女的形象也一层一层的展现的淋漓尽致,对于东野的虐系文章而言,这一作真称得上是巅峰之作。气氛节奏拿捏得都相当好,剧情给出的信息让你刚刚能猜到剧情,体会恶意,而又充满悬念,让你欲罢不能的继续往下一层前进。当最后的花瓣绽开,一份完美的幻夜魔法已经完成。只剩下虐到极点的读者自己回味。

 

絮叨很多,好像风格完全都不对头了…..还是整点务实的吧,下一篇写alicesoft的大作rance ques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