感受了一下美国的购物

在美国呆了一段时间,感受了一下美国的购物环境。和国内还是又非常多的不同的。

先是还是说价格吧。这边的东西还是挺贵的,主要是吃的,蔬菜、水果肉什么的都很贵。在公司吃一顿中餐6$。在这边麦当劳算是便宜货了,一个巨无霸3$,和国内差不多。

下面我就来说说所谓,美国有些东西比国内便宜的说法吧。

事情基本上是这样的,大部分东西,在美国还是挺贵的。比如说我看一双袜子就要5$,一双简单的塑料凉鞋就要20$,比国内要贵很多。但是,有些东西,比如电子产品,基本上全球统一价格,iPod shuffle,这边36$一个,对于一般人来说真的是不贵了。所以,其实,说美国东西便宜,最大的一个原因是因为评价准绳不同。大家一般评价价格并不是真的去拿汇率来比较,如果在一个地方生活一段时间的人,他会用生活中必需品的价格比例来看待不同的商品价格。而一般情况下,食物餐饮是一大参考准绳。

在国内,你到外面吃一顿饭也就15左右,想想一个iPod shuffle 200多块钱,能好好的吃13顿饭。如果,很不幸的,你要是拿蔬菜做比较的话,在中国,iPod更值钱了。反过来,在美国,吃一顿饭随便就要6$以上,因此,一个iPod shuffle对于美国人的价格就是6顿饭不到的价格。里里外外就差了一倍了。还有,看看哈根达斯,在美国,其他的冰激凌也很贵,哈根达斯我不知道是不是比国内真的便宜点,不过,在美国真的就不觉得贵的离谱了。

另外,还有一个原因就是,其实,美国基本上买东西都是要上税的。所以,你买的东西的价格基本上要x1.09才是最终的价格。所以,我们一般看到的价签基本上是相当于95折这个样子的。

当然,并不是说所有的美国东西便宜都是因为这个原因。比如名品服装,Nike鞋也就是几十刀到一百刀,换算过来跟国内差不多,很多可能还要便宜一点。联想的笔记本(Thinkpad)在美国也要比国内便宜一个档次,Apple其实在国内还是要贵不少的。这都是有其他因素的。还有比如保健品,大概是个特殊的类别,国内炒作的比较厉害,在美国,老美们都不受骗,基本上保健品都比国内便宜一些。

总的来说,其实美国买东西一般情况下真的并不是比中国便宜太多。香港我没去过,不过我估计香港买东西应该就已经很不错了。现在国内很开放,真的是没什么国内买不到的东西了。

———

另外呢,就是美国这边购物真的是完全信息化,网络化。基本上所有的商店都有自己的网上版本,上面有自己的特价信息之类。而且,这边似乎也很时兴这种所谓’deal’的东西,基本上和国内返券差不多,就是买东西送你点打折卡啊,或是试用品啊之类的。化妆品便宜其实也是又这边的原因,30$买的化妆品,人家可能会配送30+的试用套装。

当然,试用套装是让你试用上套的。不过,对于我们这种在美国待一段时间,就带东西回过的“鸡贼”来说,估计这种把戏反而是让我们钻了空子吧。

 

Still no account

到这边on board一周了,居然还没有把account搞好,也算是见识了美国人的办事效率低以及官僚化。打电话问helpdesk,人家折腾了两天,终于弄明白他们没权限干这事,于是,之后每次打电话他们都说,这事不归我们管,没办法,至于该着谁管不太清楚,然后扔给我一个邮箱地址让我联系。于是我发现这个邮箱地址只接受微软内部信件,外部新建一律拒绝。你说我没有一个账号,没有邮箱,你让我怎么给他发信….这就是老美的逻辑。总之,微软这套什么Domain的系统真是从NT时代就流传下来的一坨垃圾。从现在这个运行效率也就知道微软是多么臃肿了。
哎,牢骚半天,还是但愿明天account能下来吧……没有账号真是什么事情都干不了,这里所有的资源都是要有Redmond域账号才能使用的,哎,真是,这年头,IT都这德行啊。

First day in US

简单写一下流水账吧
刚到美国,倒时差睡不好,刚好写写日记吧。

10个小时的飞行,说实话,还是有点累,这么长的航班,中间有一段子开始头痛,不过后来很快睡着,醒来就好了,看来,国际航班还是挺累的。
路上风光确实不错,北京这边天气非常好,一直飞到哈尔滨,俄罗斯境内都还能清晰的看到下面的景色,还可以看到阿拉斯加的大海港的夜景。到了加拿大开始云层很厚了,在飞机上看了云海日出,最后,飞机穿云而过,顺利降落在西雅图机场。
很久没吃飞机上的餐饮了,飞机餐饮的东西大多没太多变化,反而让我想起了小时候爸爸经常给我带的飞机上的食物,想想还真是怀念啊。

入关取行李异常的简单,甚至海关的Officer看到H3 Type的签证就友善的说:”来微软工作?好好干,你可以走了”。看来微软在西雅图确实是影响力不小。

出租车到住处也非常顺利,到住处整理一下行李,大家就一起出发到超市采购。
初来美国,多少还是有些不适应。虽然,工作中英语用了不少,不过,完全用英文生活是完全不同的概念。有些时候,和售货员对话还是会磕磕绊绊解释不清,看来,这下子生活有的可练了。而且,第一天总还是紧张,经常是丢三落四,幸好几个同学在一起,互相有个照应,免去很多麻烦。

由于买了太多东西,我们发现四个人都没法吧这些东西带走。Qing刚好叫来SQL Server组的一个朋友驾车过来一起吃饭,顺便帮我们运一下东西。美国还真是没汽车挺难的一件事。美国的汽车确实都好很多,奔驰宝马满街跑,有各式各样的跑车。就连我做的出租车都是丰田的普锐斯(这车在国内很贵啊)。五个人一起吃了中餐馆,在美国的第一餐吃的还是中餐呵呵,虽然味道有点怪,不过,算是非常正点的中餐川菜了。

回到家,第一件事就是赶紧setup好刚买来的手机。这边手机也非常便宜,我这个50$的话费,送免费手机一个。0.1$一分钟也算不错了,而且国际费用好像也就0.2-0.4$一分钟的样子。总之,立马给家里先挂个电话…结果发现没人接。因为我不知道国内手机接听这种长途要多少钱,所以没敢给爸妈手机打,给Casa打了个手机(她免费接听,国际长途也免,所以安心的打了)报了个平安。收拾收拾,准备睡觉前,给家里拨通了电话,也算给家里报个平安。

后面就是写流水账,准备睡觉啦。

我的2008年总结 日常生活篇

又过一年,又老许多。而且,实在觉得,这日子过的越来越趋向于平淡,如果再按月份计算,实在是没什么太多与众不同。1月份赶siggraph,3月份 rebuttal出结果,中间松散的弄弄项目,6-7月开始想今年的Project,然后8-9月开始,直到年底做siggraph项目…….总 之,生活越来越处于一种routine的状态。似乎周围的人写年度总结的也越来越少了,不过,我还是要在忙碌的siggraph冲刺阶段写点什么,主要还 是想方设法把今年的与众不同的事件记录一下,也算是有个交代,也算是搜肠刮肚的来无力的证明一下,似乎这一年的光阴没有虚度。

这一年,最大的感觉就是变老了,并不是因为实际年龄的增长,也不是生活平淡。主要是,周围越来越多的人开始步入婚姻殿堂。
2008年第一大特点 – 结婚的人多
师兄,同学,师弟纷纷结婚。当然,在这里,也要为今年结婚的几对新人送去祝福。
祝贺 马景然/田方夫妇、崔靖宇/王帆夫妇、Tinro/Xiaorui夫妇 新婚快乐。

同 样的,2008年也开启了新一轮的离别潮。又一批同学朋友到美国深造,或者工作。包括前面提到的马景然、崔靖宇、还有去康奈尔的赵爽以及到MSR工作的黄 欣、Li-yi Wei. 明年,魔剑大人也将东渡日本求学。值得庆幸的事,bluesea、flora都从英国归来、常年不上zzxy的MFD也开始在zzxy上复出,也算是今年 的几大幸事。

2008年的第一大收获 博士开题
虽然说,在学校开题好像不是很麻烦的事情,很多人都是水到渠成。但 今年一同开题lvdi还是没能通过计算机系的开题,可见开题也不是易事。总之,开题了,还是很不错的一 件事情,至少博士生阶段也算是顺利的过了一个重要关口。虽然,在题目方向上犹豫许多,但还是选择在纹理、表观建模这个比较有基础的方向继续做点研究。

2008年学术上第一大不幸就是自己的paper被SIGGRAPH2008拒掉,当然,有幸的还是被CGF/EGSR2008收录。另外,之前的一篇合作的文章也顺利收入ACM/TOG,也算是小有收获吧。

2008年最大的变化 逐渐宅化
开始玩日文galgame/erogame 回过头来发现,这一年玩的最多的galgame居然是alice系的….战兰和超昂2,然后超昂1玩了一点,斗神3玩了一点……
开始大量收入手办,其中包括超昂2女主角手办一枚。开始进入二次元禁断状态。开始写校服系列,制服控倾向严重….。似乎有邪恶向的倾向,十分危险, 恩 恩。

2008年最大的遗憾 某剧本没有进展
非常非常可惜,因为,总是因为各种各样奇奇怪怪的事情缠身而没有时间静下心来写东西。直接导致某剧本在今年完全没有任何进展。这个,明年一定要放上日程。

2008年家里的大事 家里快要拆迁了,到时候姑姑带爷爷住,以后就和爷爷分开住了,妈妈也会稍微省心一点吧,也算是家里的一大变化。

2008年的第一大幸福 领导一直在身边
当 然,其实,这一年,领导在身边是一切生活的一个基础,没有领导的支持,一切都变得一团糟。没有领导的体谅,不知道要闹出多少麻烦。总之,感谢领导这一年来 的关怀,这么说好像有点扯淡了,反正,就是领导很重要就是了。领导最重要,所以,2008年最重要的事情,还是,领导一直在身边。

打了流感疫苗

好像以前都是很少打流感疫苗的,毕竟抵抗力还可以嘛。不过,从去年开始,因为冬天要忙SIGGRAPH的项目,所以总是提前打好疫苗会比较放心。还记得去年因为想到的时候已经晚了,校医院已经没有了,还大老远跑到北医三院打的……=.= 当时还在附近的医学书店看了半天,结果发现……..完全看不懂 =.#

去了趟798

十一期间很偶然的去了趟传说中的798.见识到了真的是什么东西都能瞬间变成艺术的伟大艺术”圈”。其实,说实话,我觉得798工厂变成艺术中心这件事本身就已经很”艺术”了….

总的感觉是,那边的艺术品可以说算是良莠不齐吧,虽然说标榜的是中国新锐艺术的中心。不过,还是鱼龙混杂。有些确实是真的非常优秀的作品,然而有些作品明显感觉浮躁,做作,甚至是完全乱搞罢了——当然,这也就是我这个圈外人的一点感受吧。

所以也就没拍什么艺术品的照片(其实,一些高级点的沙龙或者画廊都不让拍照…..)拍了几个工厂的照片也算是个”到此一游”吧。

更多照片详见

http://gallery.dongallen.com/main.php?g2_itemId=169

Dr.Zhou is so graceful

今天在下电梯的时候偶然撞到了Dr. Zhou Ming 研究员。他刚好要上电梯,电梯门一开,我和他都楞了一下,然后Dr. Zhou非常优雅的让了一下(当然因为是我要下电梯,他要上来,所以他让开倒是正常的),当时的那个姿势非常绅士,让偶身受感染。其实在MSRA,很多人都是这样彬彬有礼,在如今这个过于忙碌而变得越发冷漠的时代,有些时候一些细小的行为也会让人感到非常的温馨。

官僚机构与死锁

最近一边在申请参加EGSR的事情,另外一方面在申请去Redmond实习。两边都是要申请Visa,在这其中要经历无数的官僚机构以及复杂的操作,而最最严重的是,这里面有好多嵌套甚至死锁的麻烦事情…..

首先,最猥琐的就是EGSR的注册与学校经费支持的申请。

根据清华大学的规定,申请参加国际会议经费支持(包括注册费用),需要国际会议开具正式邀请函。而且这是申请审批的流程,而非最终给以经费支持时所需要出具。也就是说,即使申请了也会有得不到支持的情况。
然则,根据EGSR的规定,开具正式邀请函需要正式注册EGSR,缴纳注册费(在开会前30天之内取消注册也不能还钱)。

于是死锁,如果要申请经费,就需要先注册。即使不一定能够申请下来。

当然,这个问题还算是很好的解决了。EGSR的人很nice,还是例外的给我先开了邀请函来(不幸的是,据说那个邀请函开的有问题….)。否则,我就要白花注册费了,因为最后学校的审批因为种种原因没搞定……

Redmond的实习也是。

实习的时间是要视签证的情况而定的,如果签证签不到只好推迟。
H3签证需要Redmond开相关表单,表单上写明出国时间。
Redmond需要学校开具出派函
清华大学规定,开出派函需要先填写申请表,写明出国时间。然则,这个时间是有可能受到签证的情况制约的。

于是乎,只好先大概估计一个实习时间,然后,学校填表,拿到相关东西,到Redmond,约签证(一切东西都串行化…..低效率的典范)

sigh 但愿别出啥问题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