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度总结

随着又一年siggraph deadline的过去,整整一年的忙碌也总算是告一段落。总算有时间写欠下来的一年总结了。2011年绝对是忙碌的一年,从多个方面说都是如此,或许也是转折的一年吧。

既然从siggraph开始说,就先说说这摊事吧。年初当然就是忙着做siggraph,截稿之后就是过年,回来开始准备毕业,手续好多,论文开写。然后就是rebuttal,paper不幸悲剧,之后写毕业论文,改投siggraph aisa,毕业答辩,不容易终于惊险的中了siggraph asia,然后就是入职,培训,offsite,其间还穿插着写了一把英文版的博士论文,(此处感谢Steve Lin的强大支持,Steve简直是IG组神仙级的存在)准备项目,开始做下一年的siggraph,忙碌中去香港开siggraph asia,回来开始各种拼命,总算投稿还勉强算顺利。然后就是写年终总结了………

生活方面当然还是一如既往的一团糟,做完siggraph之后,就开始郁闷期1,之后弱智了半天,开始郁闷期2,之后弱智了半天,开始严重的郁闷期。之后好像正常了点,然后发现其实就是一假象。然后就开始各种弱智…….总之,希望2012年能有所改善吧。

去年腐败电子设备到真是很厉害,用了几年的300D先升级到了60D(虽然,考虑到性价比,觊觎已久的7D还是没入手)之后去香港很随机的就买了一只IS小小白,只能安慰自己说,没买小白,真是省下一大笔了。之后,就是将iPhone升级到4S,实在是不能忍旧版iPhone 3G的速度了。迄今为止,对4S和60D都相当满意。真正体会到,手机拍照,以及单反摄像模式,这两大年度趋势的真正意味。

回想一下,这一年也还真是属于一事无成,就浑浑噩噩的过来了,实在没啥改进。可能,唯一就是心态在变化吧,工作之后的心态还是会有很多不一样的。当然,由于和组里小清新们,小文艺们以及各种nerd/geek们待的时间多了,生活确实还是多彩很多。虽然有那么多弱智+郁闷,但总体的态势还是向好的方向发展的。

比较可悲的一个变化是变得明显更加邪恶了,这几乎非常显然的甚至看看本blog的title就可以知道,当然,想想前面那些各种弱智和郁闷期,这似乎也算是一个比较正常的发展方向了。虽然说,这真的只是个借口吧。不过,还好在当下这个时代,似乎邪恶也不是什么太坏的事情。

最后看看这一年的另外一些大事吧:
国内的话,毫无疑问就是weibo的超级爆发,以及引发的一连串事件。海啸/核电/GMM/李天一/高铁/毒奶/ 这些事件,无一不被微博这一事件放大着。同时还有如《33天》《那些年》等的weibo营销,度娘事件等有意或无意利用这一渠道的例子。weibo已经成为影响至少是年轻一代的一个奇特产品,在一个facebook并不存在的天朝,以及某些以前是x开头,后来是r开头,又丢了密码弱智网站不给力,再加上sina东家有个伟大的女婿,使得weibo在国内发展更是如入青云,其影响力甚至超过了其原型twitter在美国的影响。

IT行业整体的话,必然是Steve Jobs这一巨星的陨落。Jobs的去世,尤其是他在他创造的Apple王朝的鼎盛时期的去世,使得Jobs一下子成为了世界(至少是IT世界)的焦点。而2012年,将成为Apple of Tim Cook的元年,Apple这一个曾经被认为是仅凭Jobs一人之力成就的公司,将何去何从,依然是一个看点。

Product of the year: iPhone 4S, 4S并不是一部成功的手机,至少在iPhone的梯队中,她所带来的改进完全算不上革命性的。然而,仅凭借着iPhone for Steve,这一句并无凭据的说法,以及在其发布会之后不久jobs去世的消息,都让这一部手机成为争论的焦点,很少有产品是靠着自己公司老板的离世而成名的,很不幸iPhone 4S就是这少有的一例。

Company of the year: Amazon, 虽然这一年Apple,Facebook,甚至那个开始无底线的cut自己产品线的Google,以及号称做商业软件但其实年度最大亮点是某游戏机附件的M开头的公司都有不少作为,然而2011年最大的黑马依然是Amazon。作为Cloud Computing毫无疑问的巨头,同时拥有Online, Real-world两方面的完整渠道,雄厚的发行商背景,创造出Kindle的独特品味,Amazon具有成为最一流IT公司的一切实力。单说技术,就鲜有公司能够与其比拼,而说到内容,Google和Facebook所谓的那些social based content完全就是儿戏一般。Hulu能以迅雷不及掩耳盗铃儿响叮当猫之势头给YouTube一闷棍已经说明了内容的重要性。撇开内容不说,再说Amazon所拥有的强大物流实力以及其在实际销售行业的经验,依然是其他公司所完全无法匹敌的,从某种意义上,IT一开始只是人家Amazon的一个副业,副业都让人家做成王者了,其他那些AFGM开头的公司,你们情何以堪啊。

Rumor of the year: iPad3, 这是一个长久的流言,虽然iPhone 5依然也是一个流言,但至少有一个半吊子的4S来顶替(其实,从多方面的角度看,4S就是当年流言所称的iPhone 5) 当然,由于iPad3迟迟没有出现,也就让这一个从年初就开始流传,甚至在iPad2还没上市就开始传言Apple今年会发布两部pad,这些传说成了本年度最经久不衰的流言。(虽然,时至今日,依然有人津津乐道的yy着iPad3的模样)。

最后,期待新的一年能有更多进步,更多改变吧。

之前的预告放了张图,这次就用同一个系列配图吧,和内容基本无关,不用点link了我是不会放全图的……

追忆Steve Jobs

坚持自己的原则,有自己的特点不一定都是好事,Jobs的伟大之处并不在于他始终固执地坚持自己的原则,而是他的绝大多数原则都是正确的。

同样的,有smart idea的人其实很多。图形化UI不是苹果第一个做的,鼠标也不是苹果发明的,早在iPhone之前,微软早就做过多少代失败的Windows Mobile,早在iPad, MacBook Air之前,就有失败的Tablet PC。在NeXT之前,BSD早早的就在那里无人问津,在Pixar之前,也一样有computer graphics和realistic rendering。很多技术从研究开发到实际的产生巨大市场,都是需要一个临界点,智能手机上如此,Tablet是如此,Computer Graphics以及Computer Vision一样是如此。Jobs的伟大之处在于,他总能准确地把握这个临界点,创造出这个临界点上的产品。

当然,最狭隘的说,Jobs创造了自己独特的价值观,让全世界的Apple users接受的一种价值观。通过简单的UI,真正实现了让每一个人都能使用,并最好的享用计算机(如果广义上这些设备还算计算机的话)。

后Jobs时代,Apple的转折点

我们刚刚迎来了所谓的Post-PC时代,苹果又被迫进入了后Jobs时代。失去了Jobs这个精神领袖之后,苹果将何去何从?现在是Apple的一个转折点,iCloud还在襁褓之中,苹果的云战略显得如此的暧昧不清。虽然投资巨大,但比起先前的巨头,苹果依然是市场的后入者。尤其是面对Amazon来自内容/技术/基础架构的全面压力,苹果在云端需要有一场硬仗(啊?你说还有一家M开头的公司?好像是有云端餐厅来着)。后Jobs时代,Apple如何赢得云端,我们只能拭目以待。

最后是贴图,发帖要贴图,能吸引更多的看客,就算图和内容完全没关系也无所谓

CFM-56 一代引擎的传奇

一年前的今天,发生了一件特殊的事情,使得我在一段时间内开始使用CFM-56的涡扇照片作头像。虽然现在头像已经变成了一些不知何物的东西,但到了这个日子还是应该纪念一下的。本来想写点别的,但想来还是写写这些不相干的更好一些。

CFM-56,熟悉大飞机的估计多少都会听过这个名字,在这个世界上,平均每2.5秒钟,就有一架搭载CFM-56系列发动机的飞机起飞。时至今日,产量已经超过两万台,配备的飞机接近一万架,CFM-56系列已经成为世界上最常见的一款高涵道比喷气式涡扇发动机。在中短途民航中服役的主要飞行器就是波音的737系列以及空客的A320家族,而这两个系列,基本上都是采用了CFM-56系列发动机,随着737和A320两个系列的广泛流行,CFM-56也就成就了一代辉煌,成为一款传奇的发动机。

传奇的开端

CFM-56是由法国SNECMA 和美国GE航空合作,共同建立了CFM-International,协同开发的一款发动机。时间回到1971年,那时候,高涵道比的发动机才刚刚开始兴起,很多公司都开始考虑设计新款,低噪音,大功率的高涵道比涡扇发动机。在CFM计划之初,法国当然也急切的希望能够制造一款10吨级推力的大型发动机(在当时,也算得上是大型了)。其实早在当年,喷气发动机的市场就已经构成了GE,普惠(PW),罗尔斯罗伊斯(RR)三家独大的局面。在当时,靠着JT-3D占据民用航空垄断地位,事业蒸蒸日上的的PW当然是法国的至上之选,然而PW当然有自己的算盘,依靠自己的地位,独立推出新一代的JT8D,当然要比和法国做一笔50对50的合作投资划得来。否则,新产品就很可能直接对自己现在的JT8D计划构成竞争威胁。而同时,可怜的RR由于喜大好功的去搞了功率更大的发动机RB211(最大到20吨的推力),最后给自己弄得一个濒临破产的境地,自然不会着法国人待介。最后,适合的结姻对象就成了拥有一定的核心技术,同时又急切的需要开发一款10吨级大推力引擎的GE公司了。

当时,GE手中的王牌是应用在美国空军B-1式轰炸机上的F-101引擎核心技术,包括高压压气机、高压涡轮以及燃烧室组成的引擎核心。然而,成也萧何败也萧何,正是由于F-101引擎被应用在美国空军引以为傲的B-1轰炸机上,将这一技术出口到外国就引起了政府高层的争论。在往复之中,法国总理蓬皮杜与美国总统尼克松进行了多次的交流会晤,最终,由时任美国安全顾问的亨利基辛格签署了一份文件,敲定了美法在航空领域合作的相互的一些让步的细节,并最终使得这一艰难的计划得以见到曙光。1973年五月,尼克松在赶往与蓬皮杜会谈的途中,在巡航于三万英尺上的美国空军一号内,签署了有关B-1轰炸机发动机核心技术授权的文件,CFM-56计划正式得以批准。

基辛格签署的CFM-56相关安全备忘录

艰难的开局

经历了最初的设计阶段后,CFMI决定分别在法国SNECMA和美国GE的工厂分别由两条生产线来组装CFM-56发动机。由于F-101引擎核心依然是美国的最高机密,因此最早的几台试验型的发动机核心都是以机密的状态运送到SNECMA的工厂,并在一个特殊的封闭车间内进行组装,这个封闭的车间只能够由GE方的工程人员进入,即使是CFMI的法方主席也无权进入。只有核心安装完毕,并将法国制造的包覆核心的舱壳安装好后,才能将核心送出这个封闭车间,完成最后的组装工序。然而,在这样艰难的条件下,CMF-56计划还是顺利的完成了第一次试车。1974年6月,计划正式获批仅一年多,GE工厂便实现了CFM-56第一台试验机型的试车,同年12月,第二台完成的引擎(同样是在GE完成装配)并运送至法国进行了在法国的首次运转。1977年2月,首台CFM-56引擎代替掉麦道YC-15的一枚引擎,进行了成功的试飞。

然而,虽然CFM-56的初期设计制造算得上顺利,然而,其销售计划却显得有些力不从心,甚至是偏离了其基本的计划。原本计划取代Boeing 707上的PW JT3D系列引擎,并与波音公司达成了707引擎更新计划,波音随即推出了配备CFM-56的707-320型号,然而,各大航空公司却并不买账,因此随着707-320整个计划的搁置,CFM-56的第一批潜在订单也就鸡飞蛋打了。

尼克松与蓬皮杜的高峰会谈,孕育了美法合作CFM的计划

四引擎市场展露头角

虽然707-320的计划最终搁浅,CFM-56的初期潜在目标还有一个,就是DC-8的引擎更换计划。与707一样,四引擎的DC-8一样面临着由于JT3D带来的高噪音问题,为了应对美国空管对于噪音的规定,部分航空公司开始考虑将自己的DC-8飞机上的PW JT3D发动机更换为CFM-56的发动机。DC-8为CFM赢得了真正意义上的第一笔订单。然而,更大的成功还在等待着CFM-56,虽然707引擎更换计划的流产给CFM带来不少的打击,但与波音的这一次亲密接触使得CFM在下一次合作中占据了有力的位置。1980年初,美国空军提出了对空中加油机KC-135进行引擎换代的计划,参与投标的有PW TF33以及老冤家 PW JT8D,最终,在这架波音公司生产的KC-135R上,CFM-56替换掉了老对头PW J57,使得CFM-56成为在美国空军广泛配备的一款引擎。

配备CFM-56的KC-135R加油机队列

称霸双引擎单通道市场

设计10吨级别大推力引擎的初衷,其实并非是仅仅替代传统应用于四发的飞机引擎。这个规模的引擎,将足以通过双引擎就推动相对中小型的单通道飞机。在四发飞机的市场,CFM-56最多也只能算是展露头角,毕竟等待她的,是一片更加广阔的双引擎客机的市场。同样在1980年,波音开始考虑为自己的737客机进行一次全新的升级,换装大推力的高涵道比涡扇引擎。最初波音的对象是罗罗(RR)与日本合作设计的F29引擎,这款引擎尺寸合理,推力又足够。为了能够得到波音的订单,CFM必须对CFM-56进行改进。然而,有些具有讽刺意味的是,虽然这是CFM-56第一次进军双引擎市场,她遇到的问题并不是自己的力量不够,而是自己的身材问题。由于737的传统设计只适用于中低涵道比的引擎(往往比较瘦长,直径较小),其机翼距离地面较低,因此737幼小的翼展之下容不下CFM-56-2雍容的身姿。因此,CFM做出了一个极具风险的决定——为CFM-56减肥。一方面,减小了涡扇的尺寸,同时将引擎的附件、机械舱从引擎的正下方移动到引擎两侧,并最终形成了经典的非圆形引擎外壳设计。瘦身后的CFM-56-3系列最终得到了波音的亲睐,并成为波音737-300的唯一选择。这一姻缘持续了整个737经典款(737-300,400,500)以及新一代737(737-600,700,800)。其非圆形外观的设计,随着737系列的流行,也成为了737的一个明显特点和可爱之处,给人们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737经典款之后,CFM这一次迎来了她的欧洲朋友。空中客车公司很早就梦想着能够制造一架由法国设计,制造,并配备法国发动机的大型客机,CFM-56在737系列上的成功让空中客车看到了希望。而CFM-56的欧洲贵族血统,也第一次真正发挥了大作用。空中客车与CFM进行了紧密合作,设计了经典的空中客车A320款单通道客机。与波音737一样,A320一样有个庞大的家庭。而CFM-56所支持的737与A320这两大家族,基本完全占据了单通道中短途民用航空的市场。CFM-56的计划,在A320之后,算是实现了巨大的成功。

Boeing 737-400上的非圆形发动机设计

再次踏上四发的征程

与空客在A320上的成功合作,使得CFM和空客建立了密切的关系。当空中客车准备设计一款新型的四发大型长程客机时,CFM-56自然也是他的首选。CFM为A340设计了CFM-56-5型引擎,而空中客车也完全按照CFM-56的引擎设计配置自己的四引擎飞机。最终,在A340上,CFM再一次将四发大型客机送上云端。

A340之后,CFM锐意革新,配合波音公司对737进行了再次地引擎更新,设计了新款的CFM-56-7系列引擎,装配新一代的737客机。同样保有可爱的非圆形外观,同样提供了令波音满意的功率。

基于737-800的BBJ2

新的跨越 CFM-Leap

时间转眼到了2011年,民用航空业又一次走到了革新点。波音即将推出自己下一代的737计划,Boeing 737-MAX,同时,空中客车也当仁不让地对A320系列进行改进,推出了A320新引擎选项——A320-NEO。为了应对这一变革,CFM拿出了自己全新的方案,CFM-Leap 将成为CFM-56系列的换代产品,并成为一个全新的系列。CFM-Leap-X已经成为A320-NEO的一个选项,而波音也会倾向于瘦身版本的CFM-Leap-1B,同时,CFM-Leap也将成为传说中的国产大飞机,中国商飞C919的推动引擎。让我们期待藉着CFM-Leap系列,CFM将跨出她的又一次飞跃,给我们带来另一段传奇。

CFM LEAP X 是否意味着我应该换个头像呢

 

 

 

 

刘心叶同学二三事

本文纯属虚构,如有雷同,纯属巧合

本文所涉及所有内容,均为本文妄想所言,并未得到当事人的任何确认和暗示(呃,不是纯属虚构么…),并不代表任何人的真实意思,纯粹是随机敲键盘得到的乱序文字,拒绝跨省…..

 

 

刘心叶是谁…这名字我听着也觉得忒别扭,而且看起来总是那么girly弄得好像我的blog经常提到好多不同的女生的名字一样。尤其是加上这姓氏后,虽然井上也是个姓氏,但为啥这名字还是听着别扭呢。

当然,最主要的启用这名字的原因是因为,心叶同学最近也开始微博了,人家微博里面自己的名字就叫做“木之已死”,对的,木之是他之前的名字,但是,既然人家已经说已死了,我怎么好意思再用哪个名字称呼他呢。

这个是井上心叶?
明显这个心叶看起来好像更对头嘛

心叶这名字,自然是来自著名的轻小说《文学少女》系列。里面那个烂好人万人迷,有相当的文艺素养和文学创作能力的男主角,名字就叫做井上心叶。说到刘同学的最近这二三事,就先从这名字的变更开始说起吧。

木之这名字是他自己起的笔名(亦是小说主角的名字吧),写的小说都是一些怀念高中那段纠结日子的事情。可以说,木之就是这小子内心中对那段纠结恋情的一个具体化的形象。这人因为总是放不下当年的事情,总是会提到以木之为主角写的那些文章。虽然每次都假借整理之名,但潜意识中总还是对那些日子放不下吧。不知为啥我周围都这么多痴情的情种,双鱼这样也就罢了,金牛,射手你们都这样,这是让我情何以堪。总之,刘同学的本科、研究生、以及博士的前一段都是在这样一种不靠谱的精神状态下度过了。身边多少好友为其终身大事都捏把汗,比如某个送鲜奶的天天在我耳边唠叨,其中唠叨主题中的那些单身男人名字中就总是有他一个。当然,心叶这种惨状以来是自己没状态,不靠谱,二来也是没有遇到合适的机会,就算有机会状态不好也根本没可能把握住,就这样的恶性循环中。等到了宅的天国日帝之后,这种问题就更有过之了,找个日本女人这事情总还是要比在中国找女朋友纠结的多的,而且,被那么多ero的,hentai的,moe的,泣的宅物们包围,总是很容易失去自我,而选择在宅的世界里逃避的。

不过,算是我唠叨也好,某个送奶的唠叨也好,这种事情,其实别人说是不管什么用的。比如送奶的没少唠叨我,但真正要行动起来还是要靠自己的,别人唠叨其实完全起不到作用,顶多是个契机。当然,我就不便在这里鬼扯鲜奶同学的事情了,等以后有机会在某K二三事里再8g他吧…..回到正题,这刘同学应该也是因为毕业临近,发现不得不开始面对很多选择,不得不拿出决断力了,消极的东西也就顺势被压抑了许多,好像某些不靠谱的方面上也开始有了大的好转。当然,我还妄自的揣度可能摧毁的中国素质教育希望的某大仙也对刘同学产生了不少影响吧。

总之,刘心叶同学开微博这件事,还是很让人欢欣鼓舞的。尤其是这个“木之已死”这个标题(虽然他也在其他地方提到过类似的说法),算是明确的表达了自己要和“木之”划清界限,告别那个不靠谱的木之的伟大意愿。而且,我虽然不能妄自的把自己这贱骨头的心思往刘同学身上用,但是,鉴于刘同学的微博只follow了三个人这件事(其中,还有两个男士明显就是用来做垫背和掩饰的),说明某些人上微博还是有些明确的目的的。这件事,就算口头不承认,潜意识的事情还是无法掩饰的,比如我就有一段时期超高频率的上开心网,结果看看现在,半个月能去开心刷一下就算给面子了。同理还有MSN的在线时间也如此(刘同学,你的MSN上线率还远不够啊)。总而言之,这件事绝对是一个好的转变的开始,我以后也尽量不再用木之这个名字称呼他(话说,那个谁,你的blog title赶紧改改,这不对的),虽然,我一般已经很习惯叫他心叶了。

心叶这个名字呢,当然是要冠给文学青年的。在我本科同学中,最文学的男青年估计就数这位刘同学了,读烂了水浒、西游,又深受老庄思想熏陶,西洋哲学、文学的涉猎甚至更为广泛,虽然erogame的知识还不够丰富,但galgame绝对算得上是高手了(我姑且把galgame也算文学了吧)。当然,有个棋逢对手、知识背景、思想境界比较接近的文学少女配在一起,当然就使得这名字更为合适。因此,我现在基本上就称呼他心叶了(不过,他称呼我的名号可不是啥好东东,尽快改掉是好)

唠唠叨叨说了半天,就围绕这人家改名这事无中生有,自言自语了这么多,也就我有这么无聊了。但是,不说点别的,似乎凑不上这二三事的标题。

上面也提到,刘同学就要毕业了,博士毕业进入工作岗位确实是个非常纠结的事情。而且,对于一个在日本东京帝国大学读进化计算理论研究的博士来说,就显得更加纠结。去美国吧,确实压力有些大;回天朝吧,奶不敢喝,油不敢吃,车不敢做,善款也不敢捐的确实也挺难受;日本到是个不错的选择,但找老婆就变成了巨大的难题;到香港呢,倒是有不错的机会,但不知香港的学术界/IT行是不是好混,以及某些事情的动力是否足以驱使刘同学奔赴香港(毕竟,每个人对一个城市都有自己不同的见解)。最近也跟他聊过,确实很纠结,但也快要到自己要做决断的时候了。不过,刘同学到好,比我这人格心理缺陷的要强,到时候决心已下的话,应该还是能有个不错的选择和将来的。

 

 

总之,祝刘心叶同学能不再纠结于过去,不再纠结于未来,找到属于自己的美好前程。

 

清华大学百年校庆

与民国同岁,清华大学也在2011年迎来了自己的百年华诞。虽然,一般来讲校庆对于学生的感染力要和毕业年限成正相关,校庆的活动也都是为各位成功人士,以及印刷在清华校庆专刊“大礼堂楼顶”的那一批人准备的(我等p学生连弄个学生晚会的票都要消耗极大人品的抽签就是一个强有力佐证)。所以,我对校庆也没有那么强烈的感情,要不是周围有一些在清华生活了10年多的(比如马书记等人)的强烈感召,以及一些不靠谱的诸多事宜,我估计也不会去人山人海的学校里逛荡。

不过,毕竟这玩意一百年也只有一次,好歹也留了几个影像作为纪念吧。

人山人海的百年礼堂广场(这名字貌似官方叫新清华学堂,真没底蕴,还不如隔壁学校叫百年礼堂呢),另外,画面中的人物我一个都不认识,纯碎就是路过,看到好多人(一下子可以侵犯好多好多有名望的人们的肖像权)于是就随手拍了一张。

没票无缘参加的(是连正式彩排都不能参加的)校庆晚会。照片是在灯光彩排的时候偷偷拍的。相机早点覆盖全场,看来是得考虑升级相机了。灯光效果倒是还不错,据说所节目很一般。不过无所谓了,反正校庆这事情,就是凑个热闹而已。

另外,校庆庆祝大会是在人民大会堂举行的,这个貌似我们连抽签都没抽签,所以学生纷纷表示不能参加压力不大。想想我高中毕业的时候,赶上高中的百年校庆,全体师生和不少知名校友都参加了人民大会堂的校庆典礼。当时学生都是座在二层和三层,一层和主席台都是校友和贵宾等。当然,一个北京某区县的弱智高中肯定不能和世界一流大学比较,人民大会堂的清华校庆庆典level还是相当高的,估计当年高中时候的贵宾级人物这次只能混个三层就坐就不错了。这也说明一个道理,庆典再哪里开不是关键,关键在于主席台上座的是谁。哦,我还是踢隔壁学校高呼一声吧“底蕴啊底蕴”五道口技校好像是挺没底蕴的,尽培养高晓松这样的重量级人才了。

其实,百年也好,任何一个以年代记录为基础的符号也好,更多的只是在时间上的一个道标,用以设置目标和回顾过去而已。所以,其实百年校庆的意义,在十年前才是最有意义的。毕竟,那时候大家还倡导着在百年的时候达到一个????的目标。当然,这十年来(其实也包括之前的一段时间)清华确实还是有太多的改进。之前,清华只能是“怀念”自己曾经的辉煌,当年清华的“四大导师”已经对清华留下不了太多的影响,只知道“又红又专”和“为祖国健康工作五十年”的学生们,已经不记得一教旁边那个“名字不会念”的先生为纪念“海宁王”的石碑了吧。(现在学生都已经很少去一教上课了,我甚至怀疑有人已经不记得一教了——这玩意不会什么时候改名吧)

毕竟,王静安先生也好,陈寅恪先生也罢,都已经是历史的尘埃,我们应该怀念,但不能仅仅限于怀念当年的辉煌。西南联大的那几千英才也没必要互相争来争去的。可幸的是,现在清华也有了一批真正称得上是“大导师”的大师们。杨振宁先生、姚期智先生、吴良镛先生、施一公先生每一位都不仅仅为清华带来的真正的大师风范,更是通过其影响力吸引了更多世界一流的学者回到清华任教。

毕竟,以百年校庆为目标的这十年,清华的学术地位还是有很大的提升。就从眼前能看到的,我自己从事的图形学领域而言,越来越多的高水平论文发表在世界顶级刊物上。清华在国际学界的地位也逐渐建立。(前面吐槽好多,写到这里真是有些变味的感觉……赶紧结束)

虽然,清华争创世界一流大学的道路还充满坎坷,但是,相信清华还是以一个稳固的脚步向着这一目标前进着。

this illusion and new VPS server

this illusion 是Fate Stay Night PC版游戏最初的OP标题

在TV重制作之后,该改成Disillusion,当然,最直白的理由就是,disillusion的域名都被注册了,所以就只好注册这个“原版”了

www的主页什么的都还没弄,只是草草的把blog先迁移了。WP的迁移到是还算方便,不过,到真是实在找不到好看的theme,只好把之前的theme先搬过来凑合用。为了表达区别和有所更新,标题和header的图像换掉了,虽然邪恶度直线上升。

总之,等有空再做更多更新吧。

 

AGAIN, BACKUP YOUR DATA

hddPhoto

It is really sarcastic, I’ve just talked about data backup in my last post. Days after, a hard-drive failure just give me a direct strike.  One hard drive in my office contains ONE TERA-BYTE data just failed to work, Most of the data doesn’t have backup. Wondering how many data can be recovered.

No matter the data can be recovered or not, just emphasize — BACK YOUR DATA – HARD DRIVE ALWAYS FAILS!

Backup your life data

I’m switching to English as the main language for this blog, one reason is try to improve my English writing, so please excuse my poor English.

This story begins when I was in visiting US. I just take my laptop and one external HDD with me, so all my photos taken in US are stored in my external HDD without any backup. Once, I managed installing win 7 on my laptop, I accidentally format one of my drive, and failed to recover them. (The detail story is I changed the partition scheme which change the partition table, then a lot of copy/write to the HDD, so it is impossible to recover the data) That accident cost me about over 100 photos which I taken at downtown seattle, from then on, I became extremely serious about backup.

So what to backup. Generally, your life data is the most important and should be first priority for backup. Almost all other data can be retrieve via different ways. E.g. you can buy the music/movie you lost from store, softwares maybe more expensive, but you still can make it. But for the data about you or created by you, most likely you can not retrieve them via commercial purchase.

Back up all the materials created by you, your documents, diary, photo, family video. maybe more like your game score, email archieve etc.

Backup now, because there are some data in your computer is the only copy of that digitalized information in the world.

The interactive web – Burn your feed

以前写Blog经常很没有信心,似乎写了也没有人看,而且也确实没啥实在的内容。总觉得没啥意思就很久不写。最近把RSS从本地的改成了Feedburner烧制,多了不少功能,可以有效的统计有多少RSS订阅和文章阅读情况(当然,这其中还会有不少Spam和机器人)不过,毕竟还是能让写blog的时候更有动力……….哦 话说回来,我的Wiki好久没更新了…………sigh

总之,Web2.0的特点就是交互,正是有了交互才让Web上的每一个个体都更有动力,一起协作吧Web变成一个有机生命体。

feedburner

orz 鬼扯一堆,简单的说,找一个Feedburner、或者类似的RSS Burn服务吧,他们提供的功能绝对值得一试